歡迎訪問:黃梅戲在線!弘揚黃梅文化,發揚黃梅精神! 祝全國戲迷朋友萬事如意,闔家幸福!

黃梅戲微信公眾號

贊助商廣告

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藝術片  »  黃梅戲藝術片107《送香茶》

黃梅戲藝術片107《送香茶》

編輯日期:08-22   來源:黃梅戲藝術片   作者:   點擊:加載中

黃梅戲藝術片107《送香茶》

全劇劇情:

販馬商人李奇的前妻病故,留下一男一女,男名寶童,女名桂枝。李奇后娶的楊氏與家人田旺私通,虐待前妻的子女,寶童、桂芝無奈,黑夜出逃。李奇販馬歸家,楊氏謊言相告,李奇問及仆女春花,才得知真情。但春花害怕楊氏報復,到花園自縊而死,楊氏反誣李奇老起少心,逼死丫環,又買通官府,將李奇押入監牢。寶童姐弟出逃后,不幸被猛虎沖散。寶童桑園上吊,被張氏母女搭救,收為義子。長大后,其妹月英深愛寶童忠厚老實,趁送香茶之機訂下終身。桂枝被劉大人收為義女,配夫趙寵,新赴褒城縣。到任后,桂枝聽監中有人哭訴,詢問后,方知是其父被冤下獄。后來與丈夫趙寵商量,寫下狀紙到巡按衙前告狀,不料新任巡按竟是其弟寶童,一家骨肉欣然團圓。本部分劇情:月英深愛義兄寶童忠厚老實,趁送香茶之機想訂下終身。寶童為給父母洗冤,只想發奮讀書,拒絕月英。月英哭泣回家,其母以為寶童欺負月英,便當面斥責寶童。當她知道真相后,撮合二人盟誓訂婚。

精彩唱詞:

清風拂面天氣晴和,

艷陽天春光好百鳥喧多,

三月三去采桑母女們兩個,

在桑園收下了保童大哥。

保童哥生的好真正不錯,

輕訴說辛酸的事他珠淚滂沱。

流淚眼相顧盼深深地打動我,

拂不去抹不開把人折磨。

哥好比漢梁鴻田頭端坐,

妹愿學孟光女敬重哥哥;

哥好比薛平貴長街流落,

妹愿做王寶釧相隨到那武家坡。

女兒家的心腹事怕人看破,

想上前難上前無可奈何。

清早起母親娘吩咐于我,

她叫我送香茶侍奉我的保童大哥。

這樣的好機會豈能錯過,

我不免借送茶試探我的大哥,

試探我的大哥。

錦絲襖繡羅裙搭配得真不錯,

紅繡鞋如彎月步態婆娑,

揚州的好水粉淡(呀)淡淡地抹,

胭脂紅輕點染我美如嫦娥,

時新的花兒戴上幾朵,

紅艷艷香滿身甜透了心窩。

茶盤仔細來拭過,

茶盤兒是紅媒要把姻緣撮合。

來至在書房前春情如火,

為什么臉發燒、心發顫、手發抖卻是為何,

壯著膽兒高聲叫,

這樣的高聲叫驚嚇了哥哥。

屏聲氣將門環輕輕扣過,

送香茶小妹來著。

黃梅戲《送香茶》劇本

人物:張寶童陳秀英陳老母

母:兒父下世早,老生愛操勞,老生陳門王氏,兒父下世撇下俺母女二人相依為命,三月三清明佳節,在松林里又收義子名喚張寶童,我又送他南學讀書,寶童兒為人甚孝,真叫人好喜啊!

唱:寶童兒人英俊眉清目秀,又端莊又大方文雅憨厚,攻詩書讀字卷廢寢忘食,雖說是白蛉子勝過骨肉,我有心將女兒終身許配,收為子做女婿閑話難收,倘若是另選婿難稱我意,這樣的好書生那里去求。

白:看日已過午,寶童兒還未回來,不如叫女兒到書房給他送杯香茶給他潤心。秀英哪里?

英:來了!

唱:我正在房中繡荷花,突聽得媽媽呼喚奴家,插鋼針盤絨線欠身走動,高堂上問問俺的媽,問媽媽喚奴家依子呀依呦,是為了啥?(進屋見禮)兒見過母親!

母:罷了!

英:母親,喚女兒為了何事?

母:我叫你南學給你寶童哥送杯香茶,你可愿前去?

英:兒遵命

母:你快去快回(下)

英(唱)老母親叫我南學送香茶,好似春雨潤桃花,冬梅但等三月三,春風桃李是一家。

白:待我梳洗梳洗打扮打扮(在樂曲中梳洗)

唱:玲瓏的玉梳拿在手,打開青須發萬根,

左梳左挽盤龍吉,右梳右挽水漫烏云。

盤龍髻上插香草,水漫烏云麝香噴,

前梳昭君抱琵琶,后梳童子操手拜觀音。

昭君抱琵琶人人愛,童子拜觀音愛煞人。

前面還有幾根亂頭發,大金簪一挑依呀呦呀依呦古騰騰的水靈靈的喚呦個菊花心。

大金簪二金簪奴都不用,紅頭繩扎辮根真稱我的心。我忙把頭發來梳好,端一盆清水把面凈。(洗臉化妝)

唱:杭州的香粉凈銀面,蘇州的胭脂點桃唇,柳葉眉描一遍,兩只眼亮晶晶顯得更有神。細觀賞,你為何粉面桃腮起紅云,雖說是滿心歡喜,可還是有點害羞害怕,樂滋滋顫兢兢,去到小房更衣(白)待我更衣便了(下)

張:(在悲痛的樂曲中上)

寒霜單打獨根草,狂風偏吹斷枝花,小生張寶童,不幸母親早年去世,爹爹又娶繼母在堂,怎奈繼母不賢終日打罵于我,后又將我趕出門,想起往事好不悶煞人也。

唱:三月里小烏鴉孤蹲松樹,張寶童被晚娘趕出家門。

那時候我寶童無處投奔,一無親二無故那里安身。

無奈何松林里尋死自盡,多虧了陳家母女老林上墳。

陳母女松林里救下了我,帶回家換穿戴收當蚣蛉

陳老母她待我恩寬義重,又將我送南學攻讀詩文,

張寶童一心苦讀把書念,但等到大比之年進京求名。

倘若是金榜上魁名高中,也可以改換他陳家門庭。

今又逢一年一度清明到,張寶童舊景重觀倍傷情,

白:老先生訪友未回,眾學友踏青游玩未回,待我休息片刻。(伏案休息,在歡快樂曲聲中秀英手端茶盤上)

英(唱)捧茶盤我急忙走出繡房,借送茶面會那張家兒郎。

人逢喜事精神爽,今日我更覺得心情舒暢。

上身穿可體的小夾襖,腰系百褶牡丹裙。

穿一條綠綾褲對龍對鳳,穿一雙繡花鞋格外喜人。

紅綾子繡鞋綠葉鞋幫,鞋兩邊又繡上滿幫子的花。

鞋兩邊繡上蠶蛾子,蠶蛾子戲水亂撲騰。鞋尖上又繡大牡丹,牡丹二邊繡蛤蟆,不走路它也不響,走一步一咯哇,走二步二咯哇,我奴家走了二三步,新娘呀我的媽媽,那蛤蟆咯咯哇哇咯咯哇哇,幾咯的以個哇子來喲哎喲依喲噯!我好比出籠鳥展翅高飛,又好比溝塘魚游到汪洋,路旁邊萬紫千紅無心觀賞,心里急嫌腳慢,恨不能一步跨進書房。

只顧行走未顧得望,茶盤子未擦還有點臟。

用手巾擦茶盤明光凈亮,好給寶童哥哥留個好印象。

茶盤子茶盞子你聽我講,你可知今日送茶別有心腸。

我好比崔鶯鶯西廂探望,你好比穿針引線的小紅娘。

你若能婚姻大事辦妥當,大紅媒的恩情永不忘。

來至左書房門外舉目觀望,書房門緊關閉所為那樁?

莫非是與同窗踏青在外,又可是在書房苦念文章?

停一步輕抬頭欲吧門扣,欲扣門為什么心里發慌?

罷罷罷香茶不送我回家轉,怎辜負茶盤子一片好心腸。

(敲門)寶童哥哥開門來!

張(唱)張寶童伏書案舒睡養神,忽聽得門外邊有人叫門。

莫非是老先生訪友回轉,又可是同窗學友踏青回程?

用雙手只開開門二扇(出門張望,秀英偷進門,返身見秀英)原來是秀英妹來在學門。問妹妹不在家中孝敬老母,你來在書房內有何事情?

英(唱)在家中我奉了老母的命,她叫我送香茶給哥哥你潤心。)

張(唱)用手接過茶盞子,謝過妹妹一片情(飲茶)

飲罷茶來精神爽,我有言來你是聽。

回家請你代稟告,你就說寶童南學拜謝娘恩。

英(唱)用手接過茶盞子,欠身離開書房門。

走著走著暗思想,不能不能萬不能。

秀英你來在書房為的什么事情?

罷罷罷家中不去回頭轉,寶童哥問我一言我答他一聲(進書房)

張(白)妹妹你去而復返為了何事?

英(白)你猜猜呀!

張(白)我猜什么,你喲!

唱:我叫你回家去孝敬老母,你為何又來在這書房門。

英(唱)臨來時媽媽交待我,她叫我南學跟哥讀詩文。

張(唱)老母親她叫你把書來念,回家去求母親另請先生。

英(唱)請先生沒有這先生好,那有你哥哥教妹妹格外用心。

張(唱)小妹妹真想吧書念,上前去拜拜孔圣人。

英(唱)走上前拜一拜孔夫子。

張(白)嗯呔

英(唱)轉過身來再拜拜寶童哥哥我的張先生。

張(白)要叫哥哥就叫哥哥,要叫先生就叫先生,怎么叫寶童哥哥張先生呢?

英(白)你本來就是我哥哥,現在又教我讀書,怎不叫你寶童哥哥張先生呢。(唱)孔夫子寶童哥哥張先生全都拜過。

張(唱)叫妹妹快過來我教你念字文。(白)妹妹我教上一句,你要跟上句。

英(白)我知道啦。

張(白)趙錢孫李(秀英光看寶童來念)你怎么不念呀?

英(一驚):我沒聽清楚,你再念一遍。

張:趙錢孫李

英:趙錢孫李)

張:周武鄭王

英:哥哥你念錯了

張:我錯在哪里?

英:我常聽人言,“趙錢孫李,個人所喜”嗎!

張:妹妹你喜歡什么?

英:我喜的是讀書之人。

張:想這天下讀書之人甚多,你到底喜的是哪個哇?

英:寶童哥!

張:哎(互相看著)

英(唱)俺喜的是一位俊俏書生,母早亡他是個苦命之人。手腳勤常幫我劈柴擔水,奴病時他求醫日夜出門。他好比數九寒冬一吧火,又好比三伏天的水一盆。

我對他早就有愛慕之意,他對我也有那魚水之情。

張(唱)秀英妹肺腑言實在感人,二八女性爽朗傾吐真情。

即純樸又大方溫柔善良,論品貌是織女降下凡塵。她有情來我有意,怎奈我張寶童不敢言明。

低下頭來暗思忖,禮儀二字對她明,

妹妹書房讀詩文,禮儀二字要記清。

說什么情道什么愛,不許你書房胡亂云。

英(唱)讀書之人假斯文,男女誰能不求婚。

茶盤里有幾幅畫,請哥仔細觀分明。

這邊是嫦娥她把潘郎趕,那邊是張生月下會鶯鶯。

還有賈府之中的鴛鴦玉,唐伯虎點秋香天下聞名。

這都是你們讀書之人干的好事情。

張(唱)你不要講古比今,說來比去我不愿情。

再有一時你不走,怒一怒老先生要打學生。

英(唱)老先生你不要嚇唬人,我有言來你是聽。

如今你要打你只管打,打是愛罵是親。

這是哥哥打妹妹又是那老先生打學生,本是個理該應。

張(唱)秀英妹巧言來將軍,一語道破二顆心。

有心上前把婚允,桃花雖好不該摘,難壞了寶童我有情人。

小妹妹你枉來讀書文,人情禮儀你全都忘干凈,

我本是清白讀書子,東西莊上你打聽,南北莊上你問問,自從盤古開天地,哪有那兄妹二人配成婚。

英(唱)你姓你的張來俺姓俺的陳,張陳本是兩姓的人,你本是高堂老母收來的子,東西莊上我去問過,南北莊我打聽,人家都說這樣的兄妹正好配成婚。

張(唱)配成婚來配成婚,得救還未報娘恩。我若私自把終身定,怕的是高堂老母不容情。

英(唱)高堂老母不容情。來來來和你雙雙逃出門。

張(唱)妹妹說話欠理情,私奔他鄉人談論。

想到此不能不能萬不能,我不免用巧計騙她出門。

白:妹妹你看先生回來了。

英:在哪里(拿茶盞)

張(白)在那里,在那里(秀英慌忙出門,寶童趁勢關門英回碰頭)妹妹,實在對不起。

英:你呀!

唱:看他無情卻有情,一半真一半假叫我難分,

騙我出門關上門兩扇,秀英我出門外冷如冰。

我來個將計就計分真假,再騙高堂老母她的心。

頭上青須全抓亂,抹點唾沫當淚痕。

白:張寶童。

唱:老母親面前我把狀告。

張(白)你告我何來?

英:(唱)我就說你張寶童不是人,見妹妹你把春心動,

書房里暗調情欺負人。對,我就是這個主意(急下)

張(開門)妹妹慢走,妹妹慢走(走出門)唱:見妹妹氣沖沖急回家門,不由我張寶童膽戰心驚,趁著老先生未回轉,回家中見母親好把理平。(急下)

母(上唱)眼看日頭經西偏,送茶不見秀英還,

等的為娘心著急,坐不寧來走不安。(秀英急忙上弄亂頭發見母親)母:女兒你回來了?

英:(哭)喂…….

母:你這是怎么了?

英:母親哪!

唱:千錯萬錯都是媽媽的錯!

母:怎么是我的錯呢?兒啊,別啼哭,慢慢的講來。

英:(唱)你不該叫秀英書房送香茶。

母:送茶又怎么了?

英(唱)送香茶兒送到書房以內,沒料想,沒料想,沒料想,張寶童他欺負奴家。

母:好惱!

唱:聽此言不由我怒氣升,罵聲忘恩負義的小畜牲!

枉讀詩書你不知禮,恩將仇報你氣煞老身。

等他放學回家轉,老娘的家法不容情。

英:母親等那寶童哥哥回來了,你要怎樣?

[母:我要責打于他。

英:母親,等他回來了,手拿家法舉得高高的,打的輕輕的,嚇唬嚇唬他也就算了。

母:你與我站過去(寶童回來與母親見禮)

張:孩兒拜見母親(母親轉而不理)孩兒拜與母親問安(母親不理)

母:(站起生氣說)你給我跪下。

唱:你妹妹好心好意送香茶,你不該書房以里欺負她。

回身我把家法拿,活活打死你這個小冤家。(母親拿家法,秀英在拿家法嚇寶童,母見秀英慌,家法掉,母拾秀英踩著)

母:站過去(舉手便打秀英攔住)

英:母親吶!

唱:常言說打的沒有嚇的怕,母親你何必動怒用家法,萬一打個好和歹,還得秀英我上前侍候他。

母:寶童你將書房之事講個清楚明白(秀英在旁不讓講,并做手勢行禮)張:母親吶!

唱:千錯萬錯媽媽你的錯,你不該叫小妹書房里送香茶。送罷茶我催她回家轉,她說是母親叫我把字文教她,我說她能真心把書念,誰知她東扯葫蘆西扯瓜。她借著茶盤子穿針引線,編瞎話害寶童欺騙媽媽。

母:寶童起來,秀英給我跪下(寶童也跪下)

唱:老身我識多見廣閱歷深,燈籠點燭心里明,

他有情來她也有意,老身我還裝什么糊涂盆。都給我起來!

張、英(同時):謝母親。

母:寶童、秀英,待母親選個良辰吉日讓你們共拜花燭,也就是了。張、英:多謝母親,多謝母親(三個亮相).

——劇終——

高國勝整理

羅會松訂正

(版權為《潁上文藝》,未經許可,不得轉載)

觀劇《送香茶》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9fd34020100buf8.html

碧雪齋

2008年10月12日

今天早上,我在中央十一頻道,看了黃梅戲《送香茶》。故事講的是,月英母女二人以養蠶為生,天天外出摘桑。一次,她們母女在外出摘桑時,月英突然看到,在樹上吊著欲死的流浪兒保童。于是與母親上前把保童解救下來。

原來,保童的父親在外地經商,母親已過世。寶童與繼母和繼母的兒子在一起。繼母動不動就毒打寶童。最后,繼母把寶童趕出了家門。寶童流浪在外,感到生不如死,隨上吊自盡。幸虧月英母女相救。

寶童無處藏身,但他與月英家無親無故,又不能長久的居住在這里。于是,寶童就認月英母親為義母,住在了月英家。

寶童那經商在外的父親,回家來看不到寶童,于是就找他。起先,繼母說是寶童病死了。但當寶童父親追問時,她說的驢唇不對馬嘴。寶童父親便起了疑心,拷打寶童的繼母。經審問,才得知,寶童被繼母趕出了家門,不知去向。于是,寶童父親就把寶童繼母及弟弟趕出家門,讓他們找到寶童后才準回家。

轉眼間,三年過去,寶童在義母家飽讀詩書,準備殿考。月英對這個干哥哥很是有意,就假借給哥哥送香茶之際,與哥哥訴說衷情。但寶童覺得不妥,就讓妹妹回家,妹妹偏偏不回。正在她們倆大吵大鬧的時候,義母來了。義母還以為是寶童有意調戲月英,很是生氣。后來,義母了解了內情,就做主讓寶童殿試回來后娶月英為妻。

殿試金榜上,寶童中了頭名狀元。皇上、皇后出對聯對寶童進行了面試。面試結果,令他們非常滿意。于是皇后說出了她的心事,就是為她十九歲的公主招婿。寶童說,他家里有妻。皇后不信,因為他的有關材料上是未婚。寶童就說了實情。皇后就意味是寶童違抗皇上旨意,就要摘掉他的狀元桂冠,讓他回家。皇上也裝怒,讓他摘掉桂冠。寶童沒有屈服,而是心甘情愿的摘掉桂冠回家了。皇上是暗自高興。這樣重情重義的人日后必是好官。

繼母與弟弟也在北京狀元榜前得到了寶童的信息。

月英家,月英母女已備酒宴,宴請前來祝賀的親戚朋友們。這時,寶童回家了。他說他沒有中狀元。義母聽后非常傷心。寶童見義母那樣難過,就一五一十的說出了皇后招駙馬,而他又推辭的事。母女二人非常感激,非常欣慰,回頭安慰起寶童來。

寶童的生身父親和他的繼母、弟弟及家仆也在此一起找到了寶童,全家團圓。

也正在此時,忽然外面車歡馬叫,人聲鼎沸,錦衣衛開道。原來,他們是送圣旨來的。圣旨是讓寶童這新科狀元在家完婚之后,立即上任御史一職。至此,皆大歡喜!


好运彩3玩法计划软件